生命权和死亡权

日期:2017-09-01 01:05:11 作者:何赭裨 阅读:

<p>我们都希望,当我们的时间到了,我们可以有尊严,和平,没有痛苦</p><p>现实往往非常不同</p><p>如果我被诊断出患有无法治愈的疾病会给我和那些离我很近的人带来长期的痛苦,我会希望控制自己的生活</p><p>但那会让我变成懦夫吗</p><p>它最终会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耻辱吗</p><p>由她的儿子和两个女儿包围的GP Anne Turner的协助自杀是一年中最令人心碎的故事之一</p><p>选择在痛苦的最后几个月或最可以想象的以自我为中心的行为</p><p>她患有类似无法治愈的丈夫的无法治愈的大脑疾病</p><p>她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不想让她的家人通过它</p><p>特纳博士,对,不得不前往瑞士,在那里她得到了药物来结束她的生命</p><p>她的家人表现出非凡的勇敢和坚忍,并与她分享了那些戏剧性的时刻</p><p>之后他们表达了对她的爱,并感谢医生让她终于找到了和平</p><p>她的死亡引发的问题多于答案,但在我们遇到逆境之前,我们不知道我们将如何应对</p><p>一名66岁的女性应该被迫前往苏黎世郊区的一家诊所实施她的愿望,这似乎是错误的</p><p>医生每天都面临着这种困境</p><p>他们的工作是保护生命,但我们知道,患有慢性疼痛的绝症患者将获得药物来缓解这种痛苦</p><p>那些相同的药物也可以降低预期寿命</p><p>那有什么区别</p><p>现行法律是否可以在医生“缓解”症状之间做出类似上帝的决定,还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让她的生命过早结束</p><p>安乐死一直是一个禁忌话题</p><p>它不应再是了</p><p>让我们畅所欲言,帮助我们所有人了解真实的现实</p><p>莫斯科的间谍丑闻肯定会让托尼布莱尔处于一个艰难的地方和一块岩石之间!